过着东躲西藏、担惊受怕的日子

2021-01-11 13:35

“这房子里住的谁?”一连串新的问题摆在额敏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的面前。

17年前,网络没有现在那么便利,居民信息采集也不如今天这么齐全,公安追逃系统更是处于起步阶段。民警调取了命案逃犯的追逃信息,发现既没有逃犯的照片、也没有体貌特征描绘,更无逃跑方向及其他线索。逃犯的儿子“马某山”便成为了抓获潜逃17年命案逃犯的唯一突破口。

3月30日下午,额敏县公安局刑侦民警化装为废品收购商,敲开了住宅的大门,开门的正是民警们观察许久的中年男子,民警表明身份,立即制服企图逃窜的嫌疑人。抓捕过程中,化名为马威的嫌疑人剧烈反抗,不停地踢打公安民警,并大声呼喊房内两名老年人,被控制住的后依然大声喊叫“我叫马威!我什么也没做!凭什么抓我!”

2016年3月18日,额敏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向往常一样,奔波在执法办案的第一线。这天上午,刑侦大队接塔城地区公安局线索通报,有一潜逃17年命案逃犯的儿子在额敏县辖区内有活动迹象。额敏县公安局高度重视此条信息,并立即开展相关调查工作。

中新网乌鲁木齐4月11日电(王小军 闫冬骏)安徽籍男子在北京务工期间将工友李某殴打致死后潜逃,没有真实姓名,没有可疑地址,甚至没有逃犯的任何照片,犯罪嫌疑人好似一个“蒙面人”。新疆额敏县公安局11日透露,新疆额敏县公安局联手塔城地区公安机关,历时12天抓获潜逃17年的命案逃犯,目前,犯罪嫌疑人已移交至北京市海淀区警方。

白天,他们是广场上看似悠闲的路人或情侣,晚上,他们是车内彻夜盯守的锐利双眼。刑侦民警为了进一步摸清住宅内的人员情况,24小时不间断对嫌疑人可能藏匿的住宅进行蹲守,车后座的矿泉水瓶和面包袋堆了一层又一层,连续作战的民警们眼睛已布满红血丝,经过十多天的缜密侦察,最终确定了住宅内有五人居住,其中有两名20岁左右的青年,两名70岁左右的老年人,还有一名5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与17年前命案逃犯的身高、年龄基本吻合,抓捕行动一触即发。

事情要从17年前的一个夜晚说起,1999年5月,24岁的安徽籍男子马向东只身来到北京市海淀区打工,年轻气盛、性格暴烈的他,因琐事与同住一个院内的工友发生争执,并伙同他人将工友李某殴打致死,马向东刚刚离婚,又在北京犯了命案,内心极度恐慌不安的他,选择逃往距离北京3000多公里的新疆,并化名为马威,妄图逃避法律的制裁,仿佛一切没有发生过。

为了不打草惊蛇,刑侦民警选择继续观察,收集足够的线索。3月中旬的额敏小城,积雪融化、万物复苏、风清云淡,一对青年男女在城郊的小广场上打起了羽毛球,看似休闲轻松的两个人,注意力却并没有集中在羽毛球上,警惕的目光不时的关注着广场旁一座平房的红大门,观察着房内的可疑人员,他们是乔装打扮的公安局刑侦大队的民警。

至此,潜逃17年的命案逃犯马向东在额敏县公安局和塔城地区公安机关的协同作战下被依法抓获,目前,已移交至北京市海淀区警方。(文中所有姓名均为化名)

通过缜密侦察,额敏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摸清了“马某山”的活动路线,不到20岁的他,经常往返于额敏县一个网吧和城郊广场旁的一座平房院内。

“老太太,您的儿子叫什么?”“我儿啊?向东啊!我儿叫马向东。”

17年来,马向东化名为“马威”辗转北京市、新疆塔城市、额敏县,靠收购废品和给人修房顶维持生计,由于怕被查出真实姓名,他不敢办理身份证件,过着东躲西藏、担惊受怕的日子,一直到前几年,马向东以为十几年过去了,没人查这个案子了,壮着胆子把两个儿子和父母从安徽接到了新疆额敏县,他本想隐去自己“杀人”的罪名,享受天伦之乐,却没有意识到自古以来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审讯室里,自称“马威”的嫌疑人多次佯装癫痫病发作,不停声称自己什么也没做,是无辜的。民警在他的家中既没有发现身份证件,也没有找到户口本,审讯持续了5个小时,依然没有进展,一直到“马威”72岁的母亲说话了。